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烧早饭(志伟文英子图)  

2016-10-28 17:08:23|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烧早饭                        

                               无锡  钱志伟

话说一九七零年的冬天,整个苏北大地就一个“冷”字,苏北的旷野北风呼啸。一眼望去,几乎看不到绿色,似乎连空气都凝固了,空中见不到鸟飞翔的影子,树木的叶子多掉完了,只有苦栎树上还有一些栎树果子,在风中摆动,满目看到最多的颜色是黄色,黄色的土地,发黄的茅草,发黄的芦苇。河水都已结了厚厚的一层冰,人们可以从冰面上走过河去,一片萧条的冬天景象。

烧早饭(志伟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一天,      我听到营部的大喇叭里传出了严寒警报,说明天最低温度可达零下

十四度,以前从未遇到过。我们炊事班是轮流值班做早餐,明天恰好轮到我做早餐。听到警报后,我想不能对低温掉以轻心,就立马做准备工作,把水缸里的水挑满,把做早餐的米淘洗好,烧白米粥的大锅里也放满了水,柴火间堆满了茅草、杂草、棉花杆,少许芦苇。自查一遍准备工作基本到位了,吃过晚饭就早早上床休息了。躺在床上,听见的是北风狂啸,那种声音直刺人的耳膜令人产生恐惧,你越不想听好像越来越响,我翻来覆去一直无法入睡。心里发毛,宿舍里显得特别冷,室内温度和室外也的确差不了多少,挂在晾毛巾架上的毛巾早已变成一块硬硬的冰毛巾了。躺在被窝里似乎也没有了那种温暖的感觉,看看闹钟只有10点多,还没一点睡意。心里催自己:睡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会直,大不了早点起来烧吧,这一想,好像有点迷迷糊了,但由于气温太低了,又惊醒了。看看闹钟也才11点多,我想这样一个钟头一个钟头的熬太累,要是再这样捣鼓下去,真睡着了,保不准这闹钟声也听不到了。于是索性不睡了,穿好衣服,拿起桅灯,走出宿舍。

刚到门外,就被狂风吹的东摇西晃,手冷的直哆嗦,有点疼痛的感觉,在风里几乎迈不开脚步。我赶忙低下头,缩紧了身子,摇摇晃晃地向食堂走去,虽然宿舍到食堂不过几十米距离,此时走起来,仿佛比平时远了不少,好不容易到了食堂,走进去一看,缸里的水上面雪白雪白的原来也结成冰了,打开大锅的半个锅盖(由于锅子大,盖子分成两个半圆)一看锅里的水也成了一坨冰疙瘩了,米筐里的米也结成一块了,见此情景,我忧心忡忡,明天战士们可是准点要来吃早餐的,不能误了事,赶快行动早点烧吧,我命令自己。我盖上锅盖,来到柴火间。

在柴火间里我掏出火柴,抓了把茅草准备点燃,放进炉膛,谁知连点了几根火柴都没有点燃茅草,火柴刚冒出一点火花就熄灭了,由于柴火间是没有门的,狂风不时吹进来,把好不容易燃起的火柴又吹灭了,熄了又点,点了又熄,没有多长时间火柴盒里的火柴只剩下了几根。我把桅灯拿了过了,从灯里倒了点煤油在茅草上,放在身前,用背挡住风,点了一根火柴,点燃了茅草,放到炉膛,谁知又熄灭了,只能再倒再点,这样反复几次,桅灯里的煤油已经倒完了,在桅灯里的火苗快灭的时候,我赶忙到食堂里拿了另外的一盏桅灯,摇了摇,感到里面的煤油也不多,回到柴火间里,重复着以前的步骤,这一次煤油倒得稍多些,终于点燃,慢慢的火苗大了起来,火苗大了我就把芦苇添了进去,火苗越来越大,就添棉花杆,棉花干经烧,火力旺,(事后才想到炉膛里的温度太低,没有达到燃烧温度的临界点,所以无法使柴火燃烧)。此时我看了下闹钟已经是临晨3点多了,锅里的冰已融化了,但水还没有烧开。由于米在筐里冻住了,我把锅盖移开一些,把筐放在移开的缝隙上给它解冻,回到柴火间又往炉膛里添了几把棉花杆,让火燃的更大点,又烧了一会,看水在锅边泛起了小水泡白色的热气越来越多了,筐里的米也渐渐解冻,此时闹钟的指针已指向五点了,心里着急了。我走出食堂到柴火堆那里找了几根树枝,拖回柴火间,由于树枝较大,又没有锯子或斧子,只能用手和脚,把树枝用脚踩住用手用力扳断,小的还行,大的就不行了,只能采取将树枝放到一边高一边低的地方,用脚用力踩断,我把折断的小树枝放到炉膛里,慢慢把大一点的树枝也断断续续地添进炉膛,炉膛里的火焰越来越旺了。

烧早饭(志伟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闹钟的指针在五点一刻时,锅里的水开了,我赶紧把米下锅,盖上锅盖,回到柴火间,把几根大的树枝连忙添到炉膛里,火苗大了,周围的温度也在慢慢升高,再也没有晚间寒冷的感觉了。

过了五点半,锅里的粥翻腾起来,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我用大树枝来维持中火,将粥慢慢地熬稠,再让大枝燃烧后堆起来的余炭来让粥保温,保证了早餐的按点供应。

这个不眠之夜,成为我一生中耗时最长的,也是最难忘的一次做早餐。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