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回忆八连的日子 (京平文英子图)  

2016-10-27 10:37:59|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八连的日子               

                                            无锡   刘京平  

        1970年元月2日,天气阴冷,天空还不时飘着小雪,清晨,我拎着一只帆布手提箱,深情地告别了和母亲生活了十几年的破旧小屋。这一天是我首次参加工作,也是即将奔赴江苏生产建设兵团的日子,从内心讲,我很不放心年迈的母亲单独生活,但当时的大形势下,我如果不去生产建设兵团,就有可能带着母亲去苏北某地落户务农。为了保住母亲的城市户口,我只能无奈地选择先去生产建设兵团。

回忆八连的日子 (京平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大客车经过八个多小时的行驶,在天色微暗的时候终于到了江苏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五团的团部,那是一片较大的空地,边上有几排砖瓦的平房中央耸立着一个像大礼堂一样的建筑,周围的树木在风中发出“沙沙”声,我走下客车就只见路旁停着好多的牛车,马车,每辆牛车,马车上都挂着一盏马灯。暗红的油灯光照着我们焦虑、彷徨、无奈的目光。经过一阵嘈杂声后,我终于按要求把行李放在一辆牛车上,负责接我们的人告诉我,我被分配在十五团二营八连,连队离团部五公里,行李牛车运,人跟着走,一个小时后就能到达,几近昏暗的夜色中,我和同分到八连的王来元、李有香等人,默默地跟着牛车步行,旷野里没有灯光,只有大片的农田和一排排防风林,没有说笑声,只有“吱吱”的牛车声和我们“沙沙”的脚步声。

    终于在一片大田的尽头看到了一排房屋的轮廓,星星点点的闪烁着油灯暗暗的光亮。当我们到八连时,连部没有几个人来欢迎我们,事后才知道,我们南京知青来兵团还算比较早,连里只有无锡和常州两地知青三十多人,我所在的三排排长朱文惠是无锡知青,她热情的安排了我们的住宿,大家都是睡地铺,也就是仅仅在地上铺了一些棉花杆和稻草,朱排长还详细地介绍了八连的情况和一些生活常识。人生地不熟碰到她的热情顿时给我感到特别的温暖。以后几十年我都一直视她为热心、知心的大姐。

随着江苏各地知青的陆续达到,八连的工作也开始步入正规。春播前连部调我去搞生物肥料的试验工作。我和陈银萍、吴建国、吕泰文四个人试验搞一种叫“5406”的生物肥料,其实就是把棉籽壳拌上菌种,在温湿的环境中发酵,连部还专门搭了一间简易的暖房,用柴火来加热,控制发酵所需的温度,经过5-7天的发酵,棉籽壳变得湿软并发出浓浓的腐臭味,然后运出发酵室由大田排的战友们和上泥土制成营养钵,每一个营养钵里放上几粒棉籽,盖上塑料薄膜,待棉苗长成后再移栽到大田中,棉苗由于“5406”的基肥催化作用生长会十分壮实。一般大田里播种的棉苗才刚刚破土时,这些营养钵移栽的棉苗已长成十几厘米的植枝了,秋后的棉花产量和质量都有所提高。那段时间我们浑身上下连头发里都充满了那股腐臭味。久久不能散去,我们共试做了三批“5406”菌肥,都获得了成功。

        春播结束后,我们又接到试制棉花的新型生长激素“920”的任务。两个男知青调到大田排去当班长去了,我和陈银萍、徐萍华、孙莲英四人负责“920”的试制工作,“920”也属一种菌种发酵肥,但工艺复杂,操作过程无菌环境要求高,发酵时间长,连部还特地做了一个无菌接种的木箱给我们。试验过程中我们都十分的细心,每个环节都按照说明一丝不苟的完成,特别在菌种接种后,温湿度的控制上格外小心。我们四人24小时分两班轮流值班,每十分钟查看一次温度表和湿度表,温度稍低马上往灶里添一小把柴草,轮到夜里值班的眼皮都不敢合一下。

920”菌肥先用淘米水接入菌种发酵,除了控制温湿度外每隔两小时还要摇晃一次。三天后再放入豆粕一起发酵,十几天后取出搅和水喷洒到棉花叶片和花蕾上作为追肥可大大提高棉花的产量。当年具体的一些操作现在已经记不清了,但我还记得我们当年认真,踏踏实实地做好这项工作,一个多月后,我们四个女生前额的头发都发黄了,那可是经常蹲在灶前烧火让热浪给烤的啊,当年连队管理着千亩农田,我们所生产的菌肥实在是太少了,充其量只能在数十亩地里作为试验田,效果也只能微乎其微的,对我们几个知青来说,应该是一种工作的历练,也是八连留在我们心中抹不去的记忆。

回忆八连的日子 (京平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71年初,我调到炊事班当炊事员兼仓库保管员。炊事员的工作也相当辛苦,成天不是烧柴 就是淘米洗菜,特别是冬天里,我们坐在井台边洗菜,冻得双手通红。虽然井水不是很冷,但湿湿的手在北风的吹拂下是彻骨的寒冷,特别是雨雪的天气,淘米、洗菜、拉棉花杆都是露天工作,没有什么可遮挡的。上午三个小时工作下来浑身上下都湿了,只能赶快到灶前烧火,借着柴火的热量烘干衣服。

我刚当食堂仓库保管员时,食堂的实物管理还比较乱,也没有规范的记录,我当时只能用自己的一本日记本每天记录着仓库的进出账目,当时的食堂不仅仅是伙食单位,还担负着家属区的油、盐、酱、醋、粮、菜的供应。所以我必须不嫌其烦的详细记录每一笔进出保证仓库的物资的账物相符。后来食堂的管理逐渐规范,我也把自己的保管工作越做越细,当然也要感谢当时的几位炊事班长吕南扬、谢俊伦、虞斌立、钱志伟和司务长崔香元对我工作的支持和肯定。  

在食堂工作了近五年,也使我掌握了保管员工作“认真负责勤勉精细”的八字要领,回城以后的二十几年工作,我都是保管员。从数百种到上千物料始终井井有条,从未出现差错,直到退休离开保管员的岗位。我总感觉这是我在八连的工作经历给我以后工作积累了基础经验,奠定了优良的工作态度和工作精神。

    在八连的日子永远是我心中刻骨铭心的回忆,我尝到了艰苦和辛劳,也收获到了成熟和愉悦,特别是在当时艰苦的生活环境中来自不同城市的姐妹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的情义是生活在优裕环境中的人们无法体会到的,我怀念曾经的“八连”,更怀念当年的姐妹们。
回忆八连的日子 (京平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