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住在当年的二营八连(伊晨文英子图)  

2016-10-26 13:27:4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住在当年的二营八连

徐州  汤伊晨

二营的营区有三个连队宿舍区,东面是七连,西面是八连,南面是九连,三个连队的驻地呈品字形排列。八连宿舍区有六栋房子,住着四个排近200名知青。其中连部和炊事班的伙房是红砖瓦顶,我们两个女排住的是茅草房。这种铺有厚厚草顶的房子,人住在里面,冬天不觉暖却能抵御当地寒风,夏天烈日炎炎屋里有着丝丝凉意。当地附近农村农民,不少也住这种草房。

知青们住的宿舍,每栋有六间房长度。隔成两大间,每间住两个班20人。房子北面无窗,南边靠门的两侧,各开一扇极小的窗,用密密的铁丝网住。屋内光线极暗,门一关上就黑洞洞的,因此白天一般都敞开大门。整个营区除种有一些蔬菜,只有不多的几棵树,四周一圈是人工挖的河沟。紧靠营部唯一的外出通道旁,有一座废弃的碉堡,见证着这里曾经是劳改农场。

住在当年的二营八连(伊晨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1970年大批知青陆续抵达这里,茅草房内潮湿的地上铺了一层棉秸和稻草。大家把行李扔在上面,打开从家里带来的被褥,睡在地铺上度过了最初的一段时间。有知青家中经济困难,连铺垫的褥子都没有,就在一张草席上铺条床单,熬过那漫长的冬夜。几个月后加工连加工地床板运到了,每人发一块床板,没有床架,连里安排大家钻进附近的防风林里去砍树。

位于农场境内的防风林,据说是五十年代劳改犯种下的人工林。这在当地沿海滩涂广袤的平原上,防风固沙,积蓄水土,形成一道道重要屏障。凡规划开发过的土地,几乎每隔一二十块棉田,就有一排长长宽宽的防风林。那时我们为了架床,不惜在防风林砍下长有十多年碗口粗细、树干挺直的刺槐树。削成一头尖,齐腰高的木桩,在床铺的位置,砸下四根桩,架上床板。每张床头靠墙位置,再敲两根木桩,放着个人自己的箱子,盖一张报纸或是塑料布,摆放着镜子饭盒茶缸等杂物。宿舍中间过道木柱上系着长长的绳子,挂着毛巾和晾晒的衣服。每个人床下放着脸盆、脚盆、鞋子和家中带来的小板凳。宿舍西墙搭一简易棚子,夏天收工回来,打盆热水就在里面简单地洗洗擦擦代替洗澡。

每天劳动结束收工回到宿舍,是屋里最热闹和忙碌的时候。劳累了一天的知青们,放下手中的花篓锄头镰刀等工具,拿起热水瓶脸盆,去烧水间打热水,去井边打冷水,洗脸,洗头,洗衣服。然后去伙房排队买饭,端回宿舍住处吃。此时大家七嘴八舌展开南北语言交流,话题多围绕白天干的活儿和发生的事情。如这天活儿又重又累,常州人会说,莪咯今朝做生活是吃力煞。苏州人说,阿啦吃力是吃力的来。南京人说,哎要喂依,今天累死得了。徐州人则说,可把俺今天累晦了。

   冬日里野外大田干活,溜溜地北风吹得许多知青生起冻疮。这冻疮多长在每个人脸颊,耳朵,手背和脚指上,年年冬天发作。有人常年脸上一块黑紫色疤痕,象烂苹果,一看就是冻的。还有人手背上冻疮肿得象发面馒头,流着黄水。每天晚上回到宿舍,暖空气一吹,我两耳发热红肿,痒得出奇,就用手使劲搓拽耳朵。屋里其他人常常也边说话边做着搓脸搓手动作。最要命的是脚上冻疮,白天走路一多脚就发热,脚指痒得钻心,路上没法脱鞋。一到宿舍坐在床上,顾不上脚臭,脱了鞋袜用手使劲猛搓一阵。

知青的宿舍除了睡觉休息之外,还是集体学习的场所。一个班排通常住在一栋房子里,劳动之余,组织集体政治学习。开展‘红油灯’,‘一帮一’‘一对红’活动,要求每人必备一盏油灯,多数人将墨水瓶改装成油灯。到了晚上一个宿舍里二十多人,点亮二十多盏煤油灯,加上烧煤油炉,草屋里的空气充满了煤油气味。睡觉时门一关,空气不流通,房子里浑浑浊浊,雾气腾腾,形成严重污染。第二天早晨起来,每个人鼻子熏得黑乎乎的,吐出的痰都是黑色。几年下来,我的一条被子里的棉絮都熏成了黑灰色。好在那些年既无电视可看,也很少有人有收音机,书刊报纸更是见不到。每天晚上以班为单位学习毛主席语录老三篇,时间不长,大家困得哈欠连天就早早上床睡觉。71年发生的“九一三”林彪反革命集团事件,传达到我们底层已是寒冷的冬季。一天晚上十点多钟,大伙已上床睡觉,砰砰砰传来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把大家惊醒,说有紧急中央文件要传达。按上级指示,文件传达雷厉风行不过夜,务必把大家从睡梦中叫醒。我迷迷糊糊睁开眼,披着棉衣,拥着被褥,坐在床上听人念中央文件,听完后钻进温暖的被窝继续睡觉,丝毫不知此事在中国发生的重大影响。

能够睡场懒觉在当时是一件十分享受的事情。每天早晨当哨声响起,伴随着起床了的阵阵喊声,满宿舍人忽地从床上爬起来,大家都以最快地速度穿衣找鞋,冲出门去站队出操。有人躺床上不动,班长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除非你病了。要想在早晨睡懒觉只能是休息天和下雨天。按当时规定每十天有一个休息日,这天的早晨宿舍里静悄悄,大伙都躺在床上睡觉。早饭常常就不吃啦,只有少数需外出办事的人会早起。再就是逢下雨天可以晚点起床。每当农活紧张繁重,大战连着大干,大家实在累的不行时,最盼望的是老天爷能下场雨。如一天早晨从睡梦中醒来,屋外传来淅淅沥沥地下雨声,那是人人都感到最高兴的时候。这天不用出操不用下地,把被子蒙上头,伴着滴嗒的雨声,再睡个舒舒服服的回笼觉。逢下雨不能外出干活,那也不能闲着,通常会安排各班在屋里搓草绳。大家坐在宿舍里小板凳上,用当地浅水岸边生长地一种又细又长的缸门草,经水泡湿后变得柔软,用两只手对搓,边搓边续草,搓出细细长长的绳子,缠成一个个绳球,用来编织秋天盛棉花的大花包。每年秋天棉花采摘下来,需要大量的绳包盛放籽棉,好运往团部加工连。

住在当年的二营八连(伊晨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2009年我们二营八连的知青集体重回故地,来到当年战天斗地,挥洒青春和汗水的八连驻地。四十年光阴弹指一挥间,农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二营驻地那一排排房子早已荡然无存,一望无际的棉田全部改种了水稻。当年荒无人烟长满芦苇盐蒿和茅草的草滩上,改造成大面积一排排整齐的养鱼池,池中旋转着增氧机。只有那黑压压防风林带依然如故地矗立在那里,比几十年前高大粗壮了许多,默默地注视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