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我在八连当会计(伊晨文英子图)  

2016-10-24 12:11:0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八连当会计

        徐州     汤伊晨

七零年我下放兵团,第一年和大家下大田种棉花。经过一年多时间劳动锻炼,初步掌握种植棉花的全过程。从播种间苗、除草松土、整枝打叉、喷药捉虫、到采摘棉花。第二年连里突然通知接任连队会计。当时我对此工作一窍不通,没有半点专业知识,但仍服从组织安排。前后干了三年多基层连队会计,成为终身从事财会工作的起点。

我在八连当会计 - 英子 - zhaozhenying

 

                                                                                 (一)

在第三方监管下,会计移交过程结束。前任会计留给我一把算盘,一本账册,一叠工资表和报账单,一小盒印泥及一本收据。第二天去附近丰富公社刻了生平第一枚图章,我的会计生涯从每天学打算盘开始。此时我住在一个二十多人的集体宿舍,办公室、办公桌椅和保险柜一无所有,需算账时掀开床铺,露出铺板,坐在从家中带来的小板凳上办公。算完账,将办公用品放入自己的破柳条箱中,锁上即可。

按当时兵团的财务核算要求,团级为基本核算单位,连队为报账制单位。我每个月至少跑团部两次,月初领工资,月底报账。从二营到团部抄近路约七里路,这条农场内的道路少有人烟,两边是一块块看不到边的棉田和高大的防风林带。其中一大片没有开垦的荒地,长着没膝深的茅草芦苇,被人踩出一条弯曲小径,是必走之路。当春天的茅草从衰败的枯草中生长出来,不时会有惊飞的小鸟、野鸡拍打着翅膀远去。夏天是一望无际碧绿的茅草丛。秋冬在严霜的打杀之下,一片金黄似滚滚麦浪。当会计的几年里,我无数次行走在这条小路上,结伴同行的是七连、九连会计。后来家乡徐州曾发生一起抢劫银行的案子,经公安侦破传达文件下来,要求会计人员去团部不要单独行动,特别是领现金、发工资时,要有保卫措施。从此每月去团部领工资又增加了一辆随行地马车或牛车。  

团部财务科李科长是原农场的一位地方干部。这位财务管家当时四十岁左右,苏北淮阴口音,是我遇到的一位极和蔼、极耐心,又没有脾气和架子的上级领导。在从事连队会计三年多时间里,我无数次去团部财务科,从未见他疾言厉色的批评任何人。面对我们这些来自基层连队的年轻报账会计,无论你怎么问、怎么吵,他永远和颜悦色、不厌其煩,心平气和的回答每个人提出地问题,极具亲和力的作风赢得大家的敬重和好评。

那时我年轻心粗,财会专业知识一点儿不懂。每月月底去团部报账,负责审核地都是李科长。那份极简单的月报表上,不多的几行数字常被他用笔改来改去。然后十分细致的告诉我,内部转账怎么填,现金开支怎么填,平衡关系怎么算,经他多次指点和传教,我的会计水平一点点得以提高。当时全团几十个连队会计经常换人,新手太多,业务水平参差不齐。团里先后举办过两次培训班,主讲人都是李科长。每次培训结束,都会让大家提问题,现场解答问题。十分惭愧,那时我连问题都提不出,只能是工作中碰到什么就去问什么。一次参加培训人员每人发一本兵团财务会计制度。这本极薄的小册子,反复翻阅多次,总感专业性太强,以我当时的水平难以读懂,对实际工作指导意义不大。平时遇到问题,或向其他连队会计学习或请示李科长,时间长了,一般的业务处理都没有问题了。 

                                                                                      (二)

发工资是会计工作头等大事。每月初我提前做好工资表,将全连知青的名单抄在工资表上,不重不漏打好合计,算好总钱数。那时全体知青的工资都是十五元,扣除八元钱伙食费(发给饭票),剩余七元发给大家。有人开玩笑,说我这个会计每月发给大家也就是两张纸,一张五元,一张两元。

每当团里规定的发工资日期一到,我会提前吃好早饭往团部赶。这天团财务科熙熙攘攘,挤满从基层连队来的会计,闹哄哄热闹极了。财务科李科长永远笑眯眯的,不慌不忙坐在办公桌边,一手拿工资表,一手打算盘,逐一审核无误后签名盖章。凭此据到出纳处开一张现金支票,再去银行排队领现金,接着赶七里路回到连队,立即着手发钱。因没有保险柜,当天领取的现金尽量当天发完。前来领钱的知青多数是同一班或同一宿舍的代表,由他们代领回去发给大家。发钱时,我将工资单递给领钱人签字,再将数好的钱送到他们手中。按要求,领几个人钱就签几个名字,但很多人图方便图省事,一个名字签很多人。而我缺乏经验,审核把关不严,差错由此产生。

就在我离开兵团去上学的那个冬天,一天突然收到来自连队的一封信。写信人告知,他和另一个知青两人因故不在连队,有一个月工资没领取。查当月工资表,确已有人签过名,但签字人坚决否认曾领取他俩的钱。细读来信,感觉以我在连队当会计的经历,断定来信反应之事不会有误,应该是真实的。只是如何处理,实在是摆在我面前的一道难题。就这样过了几天,忽然想起当初离开连队移交会计帐时,账面多余四十多元钱。反复查找,仔细核实,都找不出原因,就记入账面的暂存款科目移交给了下任会计。我当即回信,告知可从我移交时多余的现金,暂存款中支付欠发的工资。信发出后,虽再无回复,但我感觉一块石头落了地。

我在八连当会计 - 英子 - zhaozhenying

 

                                                                                  (三)

一九七三年是我们到兵团第四个年头。年初团里召开了一次规模较大的会议,我有幸参加。得知兵团这些年收入不抵支出,处于亏损状态。而广大知青的工资待遇已连续三年每人每月十五元,个人基本生活难以维持,社会反应十分强烈。因此从这一年起给全体知青涨工资,由每人每月十五元涨二十一到元。会议提出要摘掉兵团亏损帽的口号,要求各连加强经济核算,增加收入来源,减少损失浪费。并决定在几个连进行成本核算试点,我们连被选为试点单位之一,团里安排了专门的人员进行工作指导。

加强经济核算,改变肉烂在锅里,吃大锅饭的做法,从财务角度来看,就是通过增收节支,增加盈利或减少亏损。增收的措施主要是多搞些副业,养些猪、鸡、鹅,多种经济作物如黄豆、花生、蔬菜,所有这些收入都要开票入账。同时将棉田分到各班排,每个排增加一名核算员。不仅要记录人员的出工情况,更要记录领取的农药、化肥、生产工具等支出情况。

由报账制单位变为二级核算单位,我的工作量大增。专门设置了一个多栏式的支出明细账,每个月将各班排核算员提供的数据进行登记。包括食堂消耗的蔬菜,保管员处领取的生产资料,秋季送往加工连的棉花结算单据等,都一一入账。对过去从不入账的机耕费,探亲路费,固定资产折旧,估算入账列为支出。

年初承诺收支挂钩,年终盈余适当奖励,随之带来种种变化。首先调动了知青们的劳动积极性,促使大家感觉为自己干活,自觉加强对棉花的田间管理。再就是显著的减少了损失和浪费。以往用剩的农药、化肥、农具乱扔田头的没有了,每人手中工具凡能用的尽量不领新的。此外还听说有人为减少自己的开支,偷偷去拿别的班排生产资料。秋季采棉时偷其他班排棉花来算自己的产量。这一年八连地里的棉花采摘的干干净净,连僵瓣棉都少有遗漏。

当一九七三年过去新的一年来临之时,我开始全面清理结算账目,核算一年的生产结果。冬日的夜晚,我连续几天加班加点。根据账目记载,将全年的收支相抵,不仅没有亏损,还有盈余。将盈余数除以个人的工分值,便是当年每人的奖金。二次分配的结果,最多的人拿奖金三 四十元,一般人一二十元,总之皆大欢喜。当这一年探亲假快到时,我把年终奖励的钱发到每个人手中,大家都高高兴兴地回家探亲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