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吃在当年的二营八连(伊晨文英子图)  

2016-10-26 13:15:5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在当年的二营八连

徐州  汤伊晨

二营八连伙房在我住的宿舍正前方二三十米处。一排六间红瓦的房子,东侧是仓库,堆放着食堂烧饭的各种原材料,西面是操作间、灶台和烧火间。伙房南边堆了一个鸟巢般巨大棉柴垛子,足有两三层楼房这么高。伙房是做饭和卖饭的地方,没有吃饭的场所,知青们每天在北面露天窗口排队买饭,打完饭端着饭盒饭盆回到宿舍吃。也有人打好饭边走边吃,走到宿舍饭就吃完了。

当年每个知青每月伙食费八元,直接从工资中扣发给饭菜票。饭票三十八斤,菜票两元一角。主食是大米,早晚吃干饭和稀饭,中午干饭,一年四季不变。那时的挂面算是奢侈品,主要供应病号饭。凭卫生员开病号饭条,谁生病伙房給做一碗面条,还卧一个荷包蛋。可惜到我离开也没见过这病号饭是什么样的。有一回伙房供应水煮挂面,算是改善伙食。晚上收工回到宿舍,放下锄头拿起我那大号茶缸,赶快跑去卖饭窗口排队。打了一份半斤的面条,也就大半茶缸,就着咸菜吃完感觉肚子还没饱,几个人又去食堂每人打半斤,吃完一斤面条肚子有点撑,但绝无不舒服的感觉。由此看出当时知青们的饭量有多大。

吃油饼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今天,提起来谁都不会忘记。那油饼用面粉加点糖精,发酵后做成碗口大饼状,虽无半粒芝麻,但放在棉籽油中一炸,香气四溢,十分诱人。想想那时的肚子实在太缺油水,油炸什么都感到香喷喷。每年春耕生产大忙季节,早出晚归手拿锄头,跟在拖拉机后面平整土地,每天干活时间长达十多个小时。中午炊事班送饭到田头,一般会送油饼送点水,每人还限供应三只。有女知青舍不得吃完,用纸将吃剩的油饼包起来晚上回去吃。有一年全团组织冬季水利大会战,八连上阵的全是精壮男知青。寒冬腊月,冰天雪地,超强的体力劳动,听说炊事班送去地油饼随便吃,我们女知青听了很是羡慕。

每人每月两元一角菜金,早晚各一分钱咸菜,中午蔬菜两分钱一份,最贵的红烧肉两毛钱一份。那红烧肉算得上伙房供应的最好菜肴。大约每隔半月二十多天,事务长会到盐城采购一次副食,半片猪肉是必定要买的,还买一块压成豆饼状猪油渣。第二天食堂会供应红烧肉。听说中午卖红烧肉,全连知青高兴地像过节,人人都会买一份解解馋,就连不吃猪肉的回民也给单独炒一份鸡蛋。吃完猪肉接着吃猪油渣。这榨出猪油后剩下的渣子,放在今天绝无人去看一眼。那时冬季多用它炒青菜、煮萝卜、烧白菜,总算沾点荤腥在菜里,菜味就不一样。

1970年我们刚到连队时,每天早晚都吃一种腌青菜。这种腌菜吃在嘴里发酸,味道有点奇怪。一次我到七连,有人告诉我那边有个腌菜池子。走到近前一看,一个大水泥池分成若干小池,深不见底。不知是哪年腌的咸菜,上面落一层厚厚的黑白相间的鸟粪,池旁扔一个捞咸菜的木耙子。原来腌菜池上方盖了一个能遮雨雪的草顶,夜里横梁上成了无数小鸟的栖息地。那年的冬天,因实在是没什么菜吃,复转军人周连长,带着我们这个班去荒郊野外挖洋姜。农场的田头地边路旁,处处长着没人种植的野洋姜,越无人处越长得旺。这天下午干到5点钟,四周幽静,天色暗黑,准备收工。周连长指着不远处防风林旁一片空旷地说:“就在这个地方,曾经枪毙过几个逃跑地犯人。”听得大家胆战心惊,毛骨怂然,恨不得赶快跑回宿舍。在那个天寒地冻的日子里,我们班冒着严寒刨开冻土,用双手挖了一个多星期洋姜,送到连队食堂,用盐腌后炒着吃。

那时连队伙房吃的蔬菜全靠知青自己种。种什么吃什么,有什么吃什么,常常一连多天,天天吃同一种菜,你如不想吃也没其他菜可吃。蔬菜中吃的最多的是笋瓜、南瓜,冬瓜。每年五月底六月初最先吃笋瓜,由嫩吃到老。进入七八月开始吃南瓜,到九月下旬十月吃冬瓜。炊事班不管烧什么瓜都是一种做法,把瓜切成块放点油盐煮煮。那南瓜种的多、结的多、耐储存,吃的时间最长。几乎八月九月天气最热时主要吃它。天天中午都是甜不甜咸不咸的煮南瓜,吃的很多人多年之后再也不愿吃南瓜。这三种瓜吃到十一月,接着吃青菜萝卜白菜。有一年种瓜时我悄声问一位原农场干部,为什么要种这么多瓜而不种其他疏菜,他说:以前劳改犯在时,粮食不够吃,全靠这些瓜菜代替。现在面对我们这些知青,他继续沿用这种过时习惯和思维。

记得那一年的麦收季节,老天下起了连绵阴雨,套种在棉花行中的蚕豆来不及收获,全部浸泡在雨水中。全连知青冒着细雨,头戴草帽,每人端着脸盆到地里摘蚕豆。晚上集中在营部大礼堂,挑着汽灯连夜剥蚕豆。由于在连绵雨水中浸泡时间过长,一粒粒蚕豆鼓出了芽,成了发芽豆。那段时间伙房每天都供应煮熟的发芽豆。那颗大粒饱的发芽豆虽只加点盐,又酥又烂非常可口好吃。可惜离开连队后我再也没有吃过这种发芽豆。

吃在当年的二营八连(伊晨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在连队伙房之外,能够买的到吃的地方只有营部小卖部。那里常年供应煤油、草纸、肥皂、牙膏等,吃的方面能买到一种又黑又硬的廉价糖块,一分钱一块。还卖一种油炸的外面裹一层糖的小江米条,吃在嘴里又甜又脆又香。我们女知青只要听说小卖部进货了,大家一哄而上去买吃的,然后躺在宿舍床上,边说话聊天边吃东西,可惜零食只有冬季能买到。记得我们到连队不久,一天我与一位女知青坐在床边聊天,只见她不停嘴地吃那种硬糖块,一块接一块的剥糖纸往嘴里放糖,牙齿不停地咯嘣咯嘣发出咬糖声,约一个小时功夫,地上居然洒满一层糖纸。我问她怎么吃这么多糖,她叹一口气说:“缺少营养,实在想吃东西。

出营地向西一条路走到底,最近的乡镇叫丰富公社。一座小小的石桥下面,有着供销社一排门面房,分别卖日用百货、棉布、杂品,化肥农药,还有一个小饭店。饭店卖的饭菜,以我们当时的收入根本吃不起。经常买地是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刚出炉的手工烧饼,和一种名叫金刚奇(南方人叫老虎脚爪)的甜面食。这三种食物几乎每次去大桥都常买,物美价廉。尤其那肉包子,味道极好,不知现在是否还有?

民以食为天。我们这一代上山下乡的知青们,经历了饥饿和物资极度匮乏的计划经济时代,对比今天改革开放带来无比丰盛的物质条件,由衷地感觉到幸福和满足。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