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我在兵团学技术(尧海文英子图)  

2016-09-28 15:27:38|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兵团学技术            

                                     常州  吴尧海 

我在八连这座大熔炉里锻炼了近九年,因为我相信技术,喜欢技术,连里领导也能考虑我的志向给我机会:先后干过保管员、农具修理员、电工,赶过牛车,开并修理过手扶拖拉机。我觉得,一学就会大家都会的事情不稀奇,越是难道大的技术活,我越感兴趣。在那个突出政治的年代,钻技术会被认为是走白专道路,因而是吃不开的,但我不管这些,每当我动起小脑筋,为战友们解决了一点生产中的问题时,我会感到很高兴,现在回忆起来还常常为当时才小小年纪就如此执着不随大流感到不可思议,而更多的还是一份自豪!

        施肥机

棉花长到快封行时,中耕和施肥这二作业环节如果跟不上,就会影响棉花现蕾的质量和数量,所谓质量,就是关系到花蕾能否保住。看着大家十分忙碌:先是中耕,然后二人一组,一人刨坑,另一人撒化肥入坑并用脚把泥盖上。我就想,能否将这二次作业合并为一次呢?

我就在现成的中耕器的构造上动起了脑筋:要是做一个漏斗,上面装化肥下面按上一个门让它间断开合不就可以在中耕的同时完成施肥了吗?而关键是开合的时间如何控制,我的想法得到了赵连长的肯定和支持,并鼓励我大胆试,还让懂些机械原理的钱战友来帮助我,我们选择了曲轴或偏心凸轮的原理来解决开合,又通过调节偏心度的大小来解决开合的间隔时间。那时连里没车床电焊机之类设备,我还到团部的机耕连求助,他们也没有好的办法,但我要到了可以利用的金属材料,回家后就是靠铁匠铺的办法将材料烧红退火后用钳工的手段锯、锉、敲打到位,再进炉淬火回火,经过多次试验终于达到我们原来设定的要求。

当第一架经过改装的中耕器下大田时,看着中耕器在牛的牵引下那储料斗能按我们的要求间断地吐一把尿素到前犁头开出的沟里,后两犁头又立即将两边的土严严实实地盖上了尿素,大伙一起向我鼓起了掌。这时的我虽然很高兴,但我在现场又发现了使用中出现的问题,譬如由于地不平处轮子落空后投肥间隔就不平均了,毕竟投料口的开合是靠轮子接地的摩擦力来驱动的,其可靠性有点问题,我知道,这个对动态的把握难度更大,但是我认为办法总比困难多,我又开始了能否加以改进的新的思考。

        抬大电机

我们八连的部分大田旱改水后,抽水灌田的事就交给我这个兼当扬水站站长的电工了。由于那时电力不是很充裕,时常限时段供电,加上供水对距离的要求,全连水稻田对水的要求的问题开始出现了,如果不及时加以解决,就会直接影响水稻的生长,连里决定增加一个扬水站并向上面打了报告。

这件事很快得到了落实,团部批复下来后,记得是赵连长亲自带人到连云港去采购电动机,这可是一个100千瓦的大家伙,有500来斤重,开着手扶拖拉机,当时的路况又不好,距离又远,困难很多,风险也挺大的。到了机电公司的仓库,因为有吊装工具,这大家伙放到手扶车厢内一点不费力气,我们只要将它推到居中靠前并用木棍顶住,但返回道路坑坑洼洼的要防行驶时机子滑动重心走偏造成后挂车的侧翻,自然开车的速度也只好放慢了,去时空车为了加快速度换上的大皮带盘也不敢再用,一切以求稳、安全为要。

卸车也还算顺利:先在手扶和后拖车的轮前放好三角木以防马达下车时反推力的产生,二块当斜坡的木板架好后,让电机上木板费了点劲,因太重,机子上了斜面它也不会往下滑动,只好一点一点地往下撬动,还要防侧面掉下来伤了在边上看热闹的人们,下了地后众人就可使劲了,先是七手八脚地抬上一块下面间隔放了木棍的木板,在马达的吊装环上系上麻绳后,有的往前拉,有的把已经滚过的木棍从后面拿到前面去,有的用小棍顶住马达的前侧部来控制方向,我们利用滚动可省力的原理很快将马达运到了小河边,自然,被当做轮子用的小木棍因为不很直又不很园整,将本来还比较平整的土路表面碾得象被履带式拖拉机开过那样翻起了泥浪。

现在,最大的困难已经放在大家面前:这个特重的铁家伙要通过不满五十公分的小木桥运到河对岸的机房去,大家七嘴八舌提出自己的办法,都争着要参与出把力,好几位提出用水泥船比较稳妥,上船后只要掉个头就行了,持反对意见的说上下船并不省事。这时,一直不说话在动脑筋的赵连长以不容商量的口气下命令了:“我看还是从这小桥过吧,这样最省事,只要二个人来抬不就完了”?说完,他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说“大家别争了,李斌你过来,我跟你俩抬如何”?“没问题”! 同样长得无比壮实的徐州小伙子爽快地答应了。

经过一番紧张而又快速的准备,包括杠棒的选择麻绳的检查系绳长度小木桥板和木桩牢固搭接是否密实等等和谁前谁后的商量,二位大力士在大伙期待的眼光下义无反顾地担起从来没有担过的重量一步一步迈向小木桥,当二个大汉的重量加上大电机的重量全部落到小木桥中间时桥板发出咯咯的声响并明显的往下弯曲时,大伙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这时要的是一鼓作气啊,只听见担在后面的赵连长高喊一声:“没事!”,不知谁听懂了话中音,首先喊了起来“加油!一、二”“加油!一、二”大伙跟着和了起来,声音立刻淹没了小木桥的呻吟,也给二位勇士增添了强大的精神动力,大电机终于在大家的鼓掌声中安全运到了小河对岸。

我在兵团学技术(尧海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我在兵团学技术(尧海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我在兵团学技术(尧海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我在兵团学技术(尧海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我在兵团学技术(尧海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