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朋友—好人 (李清文英子图)  

2016-09-28 14:06:13|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好人      

                                                          常州  李清   

人生有一个知己朋友而且是一个好人那是一种福分。

彭瑞坤就是我的最好的朋友。他是我幼时的邻居,中学的学长,我们共同在徐州三中读书,他比我高一届。到八连后又在一个连队,同睡在一间宿舍的地铺上。 他中等身材脸色白晰晰的,说话慢慢的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他聪明好学为人真诚并乐意助人,从没有和人红过脸。他的床头总是摆满了电子方面的书籍杂志,喜欢摆弄半导体收音机。他有修理半导体收音机的技术,我们连队和其他连队的人,只要收音机坏了总是来找他,他总是笑笑说;放在这儿,我修好了告诉你。于是,他在一天繁重的劳动之后还要帮助别人精心修理。同时我们也在他修好的收音机中听到新闻,歌曲和样板戏的唱段。

他的这个特长一直保持着,回城之后他在电厂上班,领导取其所长安排他在电工仪表工段,他如鱼得水,勤勤恳恳专业技术日愈长进,成了专业技师。 

有段时间他被分配到海堤边养鸡,有一天我们去看他,那时农场生活比较清苦,看到他精心喂养的鸡一个个长得肥肥胖胖的,我们垂涎欲滴就说;能不能杀一个吃吃。他笑笑说,别了,这是集体的东西,到了连队改善伙食的时候和大家一块吃吧。于是他就用自己种的菜招待了我们。 我和彭瑞坤相识相知四十多年,在生活的道路上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他虽然没有什么惊天之举,但他为人和善不计个人得失,总是关怀他人,这是我一辈子不能忘记他的原因。他是我的好朋友一个好人。

朋友—好人  (李清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奋力扑火

     一九七0年元月下旬,我们徐州知青刚到农场不久,由于生活和工作尚未走上正轨,我们和常州,南京,无锡来的知识青年一道,在宿舍的地铺上读书,读报学习。

一天下午,突然一阵急促的钟声响起,所有知青全都从地铺上一跃而起冲出门外,只见西南方向六连所属的田里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失火了。大家不约而同向火场奔去,跑到近处一看,原来是一片草滩着火,西北风助长火势愈演愈烈,知青们徒手而来,也没有救火的工具,于是大家毫不犹豫脱下身上的外衣,在水沟里浸湿,用湿衣扑火,经半个小时的努力,火终于扑灭。

   这时我们才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头发和眉毛也烧了不少,我没听到有一个人有埋怨的语言。当年的知识青年怀揣一颗红心一腔热情,见到危险困难便奋不顾身,勇往直前。体现那个年代造就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学耕地

    我在兵团的那些年,干的农活是多种多样,其中学耕地是很有意思的。

那是刚到农场不久,一天贺指导员带我去耕地,贺指导员是河南人,三八年的老干部,种庄稼也是行家里手。我和他一手牵着牛一手扶着犁来到老海堤,只见老海堤已荒废,成了矮矮的呈梯形的小土丘。指导员手把手叫我如何牵牛和引导牛,如何把辕套在牛的肩上。他示范着在老海堤上耕了几趟,我跟着他,领会他的一举一动。说真的自幼在城市中长大从没有认真看过耕

田,更别说自己去耕田。现在要象老农民那样亲自犁地了,还真有点儿兴奋。贺指导员耕了几垄和我说;小李,你来试试。我接过缰绳手扶好犁,学着他的样子按照他的要求认真耕起地来,不一大会儿功夫竟耕出来一小片地,正当我有点得意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牛发起了牛脾气,突然发力向前冲起来。面对这种情况,我不知所措,只晓得跟着牛快步向前,谁知牛在前面已经过了老海堤的坡顶开始下坡而我扶着的犁还在上坡,牛拼命使劲我的犁尖却深深犁进了地里,只听见咔嚓一声犁的木框架断了。贺指导员一个箭步冲到牛的前面,扯住牛鼻绳控制了牛的行动。

贺指导员一见犁的木框架断了,一跺脚大声一叫;你是怎么搞的。然后他蹲在地上,半晌不吭一声,我很惶恐。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唉’的叹了一口气说;‘这副犁我使用了多年,最得劲的一副,断了,断了。可惜可惜。’然后他又和气的对我说;“这也不能怪你,你没干过这活,不知怎么处理,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只要往后一推犁,犁就会向上翘,犁过表面土地,

犁框不受巨大的力就不会断了。”

自出了这个事情后我耕地更加用心,田耕多了,逐渐熟练起来,春耕春种的时候,我负责犁墒沟,三百六十米长的墒沟   田头插一面小红旗,看着旗帜我就能犁出一条笔直的墒沟。      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想起在农场耕地,就忘不了贺指导员的身传言教,忘不了在老海堤上耕地的一番经历。

                             难得的垂钓之趣

我自幼喜欢钓鱼。小时候常和邻居小朋友或跟着年长的大人去郊外钓鱼,钓回来的鱼不管大小,母亲总是耐心洗净烧好,那时的河湖没有污染,母亲烧出来的鱼特别鲜美。

到了农场之后,天天的沉重劳动和无数的政治运动政治学习难有空闲的时间。农场十天休息一天,得空了我总是到河边转转。我所在的二营营地四周是小河围绕,河里长着很多水草,一天中午天气很热我睡不着,便提着一根用芦苇杆做成的鱼杆到了河边,静静地坐下来,用准备好了的蚯蚓作钓饵,不一时就能钓上来一条二,三两的鲫鱼,之后只要有空我就沉浸在钓鱼的乐趣之中,一来能改善一点生活二来打发一些空闲的时间。

一九七六年九月,我的同学高志军,也是我在农场共同劳动五年的战友回到农场(他于1975年去扬州读书)来看我们,我想也没什么可娱乐的,就邀他到我们八连田边的一条大沟边钓鱼。高没有钓过鱼,我便把他的渔具全准备好,开始垂钓了,我们一边闲聊一边盯着水上的浮子,不一会儿我就有了收获,而他却没有鱼上钩便显得有点急了,我说,别急,要有点耐心。果然,过了一会,他见鱼咬钩浮子都沉下去了,便使劲甩杆,一看,突然大声叫了一声,“不好,我钓了一条蛇。”我急忙过去一看,不是蛇而是一条白鳗鱼,有半米多长而且很粗壮,把他的鱼竿压得很弯,我帮他慢慢的把鱼杆拉到岸边,那鳗鱼还滋滋的叫着,下了钩,仔细一看,足足有一斤多重。二个小时后我们满载而归,自己动手在防震棚里烧了,就着老酒,过了痛快的一天。 在农场多年,生活十分单调枯燥,空闲了烦闷了就到河边享受一下垂钓的乐趣也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朋友—好人  (李清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朋友—好人  (李清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朋友—好人  (李清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朋友—好人  (李清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