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棉花仓库值夜班(伊晨文英子图)  

2016-10-24 12:21:4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棉花仓库值夜班

徐州      汤伊晨

 秋季的兵团大地,田野里的棉花陆续成熟,进入了收获采摘季节。吐絮的棉桃依次从底层,中部,到顶端竟相绽放,大田里到处开满雪白待摘的棉花,一派丰收的喜人景象。所有知青都身背花篓腰系布袋,下田抢收辛苦一年的劳动果实。

 八连的库房和晒花场靠在营部的东南角,位置偏僻而相对安全。南北东三个方向环绕着人工挖的河沟,向西是通往营部的一条泥路。高大库房的外墙上用粗体写着“仓库重地严禁烟火”几个字。库房前一大片开阔地,整整齐齐的摆着一排排晒满棉花的芦苇帘子。远远望去,白茫茫一大片新棉令人赏心悦目。我所在的花场班,每天将大田收上来地籽棉均匀的摊在帘子上面,在秋日阳光下晒去水份,傍晚再将芦苇帘子卷起来。随着棉花的采摘进入高峰期,花场班进入最繁忙的时候。每天要将大量晒干的籽棉进行打包捆扎,再将一二百斤重的花包,用扁担抬上牛车、马车,水泥船,运往团部加工连,在那里加工轧成皮棉。受当时运输条件的限制,每天来不及运走的棉花放在仓库,堆成象山一样的棉垛子,外面晒场上更是铺满棉花。那些日子只要变天下雨,大伙就忙着往花场跑,以最快地速度将晒场上棉花帘子卷起来,盖上苇席,避免棉花遭雨淋。晚上两人一组轮流在仓库值夜班,任务是防火、防盗,防阶级敌人破坏。从七零到七三年那几年我在花场值过多次夜班,记忆中从未出现过任何异常。只有一次发生过一件小事,令我几十年后想起来都感到啼笑皆非。

 那是一个初冬的夜晚,轮到我和班里一个苏州知青值班。晚饭后我们提一盏小马灯,打开仓库大门,爬上高高的棉花垛子,在顶部中间挖个洞,将身体埋在棉花里。这样既保暖,又能从棉花堆上居高临下俯看外面的晒场。按当时规定,值班时库房的大门不能关上,必须敞开,便于看到外面晒场上可能发生偷盗失火。上半夜和下半夜,我们还不时在花场周边转转看看,不能总猫在库房里。

 花场的夜晚万赖俱静,仓库门外浓墨一般,伸手不见五指,将一切都淹没在黑暗之中。这里远离住户,周围没有人家,没有一丝亮光和响声。我俩商量好,上半夜我值班,她闭眼先休息。凑着小马灯的亮光,我将要缝补地衣物一一补好,然后提马灯到外面晒场上转了转,看看没什么异常动静就爬上棉堆,换成她值班,我靠在棉花上瞬间进入梦乡。

 当睁开眼时,东方已发白。伸头一看我的搭档已睡着,她手中还拿着正在做地针线,小马灯依然亮着。我忙叫醒他,从高高的棉垛上爬下来准备回宿舍。不料我们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鞋子,急得将仓库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翻了个遍,还是没有。仔细回想昨夜值班的过程,既没有看到任何人来,也没有发生任何事。看着外面渐渐大亮的天气,我只得穿着袜子跑到宿舍找双鞋穿上,又替那位知青拿双鞋送去。接下来的几天,我俩都不敢吭声,也不敢随便问人,听到别人的议论也不解释,心中始终忐忑不安。直到突然一天,丢失地鞋子出现在宿舍里,让我俩感到意外和惊喜。一问方知值班那晚下半夜,我们连一位付连长查岗查哨来到花场。看到我们都睡着了,也没有叫醒我们,顺手把放在门口的鞋子拿走了,算是对我们的惩罚。事后我挨了一顿批评,同时也惊出一身冷汗。此后花场值夜班,我们都把鞋高搁藏了起来,再想轮流睡觉也是不可能的了。

棉花仓库值夜班(伊晨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眼前这张四十多年前在棉花晒场拍摄的珍贵照片,上面是十位洋溢着青春年华的花场姑娘。他们戴着白色套袖,围座在满是雪白棉花的帘子旁,脸上充满灿烂的微笑。仔细端祥这上面的每一个人,回想起当年的音容笑貌,仿佛回到曾经的花场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