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2016-09-25 05:50:5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岁月        

                                  连云港  赵士加   
    
文革后期和上山下乡那年代,我来到建设兵团后来又改为国营农场,整整奋斗了十年,大部分时间是在领导岗位上协助生产的组织和安排,当然还要实干。期间饱尝的甜酸苦辣就是讲个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呐。
    
战友们都在写回忆录,我觉得很有意义。上山下乡的历史结束了,但是这场有一千六百多万知青参加,牵涉到大部分城市家庭的史无前例的群众运动的历史意义,不管一些人是这样评价还有一些人是那样评价,它的性质已经定格,无法更改。我们可以用真实的体验来再现当时的情景,可以用历史的实事求是的态度来总结一些有益的东西,不管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还是对小辈的教育,或对没经历过但想了解这段历史的思考者来说,都是有益而无害的。
    
有句话叫“人贵有自知之明”。要我干活,当一个好把式肯定没问题。要我指挥二百多号人搞生产也能凑乎。但是,要我动笔杆子,我就犯难了。
    
但是我也不甘心落后,我的确有好多故事,在这里先要感谢战友们,已经把我要讲的一些故事放进你们的回忆录中去了。通过回忆录我们的友谊又增了。在这里我也要讲三件事,以表示我也能跟上战友们与时俱进的步伐。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武装民兵排
    在兵团的五年多时期,那是全民皆兵的时期,但我们没机会摸到枪。那年代,参军是大部分知青的志愿,当了兵能够使枪唤炮更是一种奢望。
    
记得有一次野战部队的一个高射机枪排到我营东面的海滩上进行实弹演习。因不许靠近,我们只好在远处观看。当一串串带着飞行轨迹的曳光弹追逐着由模型飞机(现在称无人机了)拖着的靶子,连续的震耳欲聋的子弹出膛声曾激起了我们保卫祖国的强烈愿望。        

不可思议的是,兵团撤销改为国营农场后,摸枪的机会来了。一九七六年,创建人民共和国的三位巨人相继逝世,当人民群众为国家的安全和自己的前途忧心忡忡时,出于政权顺利过度考虑新的国家领导人在对军队做出布防调整的同时,加强基层民兵建设被提上日程并迅速付之实我们二营成立了民兵连,其中带一个武装排。武装排人员的挑选肯定是严格的,原先在警卫班呆过的可以优先考虑。

武装排有机枪班和长枪班,三十来号兵。上面给配备了轻重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自然也少不了打一枪装一粒子弹的三八大盖。可以想象,这女民兵扛上三八大盖有多威风,标准的“飒爽英姿五尺枪”啊!

    有了人和枪,训练是少不了的。一般是每月一到二次,包括不拿枪的基干民兵。遇到农忙就暂停。训练时,一般团里会派退伍军人下来监督和指导。训练内容包括:列队,走步,匍匐前进,拆装枪,各种姿势的瞄准等。大家最期盼的是实弹演练,要提高射击的命中率,需要多练,熟了才能生巧嘛,这就要给我们机会。当我们扣动扳机,把满枪肚里的子弹射向假想敌人的时候,别提有多痛快了,但是我们更要牢记的是祖国对我们的信任和肩负的重任。
    
实弹射击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安全教育和安全措施是不可少的,尽管这样,还是防不胜防。打靶时出过一起小事故,还算幸运,没有伤到要害,是附近来割芦苇的一位老乡。自此以后,我们吸取教训,训练时,安全这根弦绷得更紧了。
   
我们的训练虽然时间很短,也见到一些成果,除了全体掌握了用枪要领,中靶总环数的不断提高外,在参加附近公社的打靶比赛中,步枪女班周班长还取得了名次。
                                   
一台电视机
    我们在兵团的那年代,劳动是紧张又累,业余时间很少,谁有架半导体收音机听听新闻和革命样板戏那是很稀罕和幸福的事。露天电影一个月也就放一到二次。
    
建设兵团撤销后,回城潮开始了,扎根兵团干一辈子革命的口号也不提了。群众运动嘛,许多做法会矫枉过正,这是可以理解的。问题是,人心开始浮动,纪律也松弛不少,这意味着业余时间增加了。如何丰富职工们的业余时间,让好学好动的年轻人在休息娱乐的同时能更多地了解外面的变化,增加一些新的知识,为以后可能的变动和机会作点准备。起码,在暂时还不能回城的日子里,能安心工作,生活能过得丰富一点。
    
我决定去买一台电视机。上世纪七十年代,九吋的黑白电视机要卖二百多元,这价在当时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且还是紧俏商品,有钱不一定能买到。
    
我的想法很快得到全体职工的支持,他们从很少的月薪中抽出一到二元钱来资助购买。加上连里割草卖草分到的一点备用金补了缺口,又落实了有点门路的代购人,电视机很快和大家见面了。
   
自我们架起高高的天线,每天晚饭后,电视室里就挤满了兴致勃勃的观众。尽管信号不好,尽管只有一二家电视台,毕竟可以让大家开阔视野,增加知识,生活中也多了一份乐趣。因动用了部分公款,此事最初还有微词,但毕竟是为大家办实事,这是根本,后来其他连队也纷纷效仿。

                                 八连的荣誉

八连的荣誉是一点一点积累,是靠苦干实干拼命干换来的。

别的不说,光说这最艰苦的水利大会战:里道河水利大会战正值寒冬,那段时间我们都是破冰赤脚下水挖泥,处理流沙又有一套有效的办法,当然我们也向领导上和兄弟连队推荐,所以一直领先。二里河会战,那可是典型的土方工程,而我连连云港知青的特长就是挖土,从取土的方法到顺序都能从当地的地理地质条件出发,在效率上又超过了其他参战兄弟连。而团部东面的灌溉渠大会战,我印象最深的是其他连队一到傍晚就先后退出战斗了,只有我们八连到了晚上,还在挑灯夜战,徐州知青高连长自始至终助我督战,又安排好后勤,极大地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这哪是笨鸟先飞,分明是智鸟多飞,这样玩命的干,我们八连不拿第一名,谁拿?!这三大水利会战明显领先的成绩奠定了我们八连的荣誉大厦的基础。时任十五团参谋长的聂广胜以他洪亮的嗓音在一次大会上提到八连的骄人业绩时这样说,上海有个南京路上好八连,我们三师十五团有个黄海前哨钢八连!聂参谋长以我们八连为自豪,我们也为全连,全营,全团争了光!

一九七六年,八、九连合并

一九七八年,七、八、九连合并

一九七九年底,当年的二营营部,只剩16

我在方强这块土地上整整战斗生活了十个年头,到了要离开这个第二故乡的时候,恋恋不舍。农场的领导都来劝我留下,可以享受国家行政干部的待遇,我多谢各位领导和同仁的好意。就如当初党需要我们知青下乡支农,现在是党需要我们返城支工,个人的利益还是要服从大局,我义无反顾。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难忘的岁月 (士加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