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全科医生(建国文英子图)  

2016-11-11 19:34:59|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科医生                   

                               苏州 吴建国

   现在有些医院,已经出现了被称为“全科医生”的全能医生,全才医生,多面手医生,其实,我们当时的营部医生,已经是这样一位“全能医生”

我在八连期间,兼职过卫生员。那时,营部有个卫生室,主管是任医生,各连都有卫生员,我们连一男一女,以方便医疗服务。
   
我们的培训大多靠任医生。团部也办学习班,但很少,一般是针对群发性的后果比较严重的急症而办,譬如:食物中毒的救治,农药中毒的救治等。说培训也不是象现在这样一学就是好几天,而是简洁明了说下疾病病理以及如何诊断包括相关器械的使用和其它治疗的办法。要边干边学,遇到疑难问题就是学习的好时机。象使用听诊器,血压计,注射器和外科器械的消毒,打肌肉针静脉针穴位针,处理外伤创口及包扎,针灸,拔火罐等简单的诊断办法和治疗手段都是那时学会的。

全科医生(建国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我们既是任医生的学生,也是他的助手。有时做一些小的外科手术,他会通知我们去观摩,我们就当他的助手,听他的指挥,适时递个手术刀呀止血钳呀或棉球纱布什么的。有时小手术他也鼓励我们做。任医生做的手术,小的如痔疮,疝气,盲肠炎,大的如胃切除,有一次为当地一位乳腺癌患者做手术,几乎把整个胸大肌都割掉了,居然还救了人家一命。任医生没有科班的学历,他的外科医术的学习和积累,据他回忆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一次在上海农场的集中培训开始的,后来由于勤于请教和勇于实践才练就得心应手的本领。

平时处理较多的还是属于内科的病症,譬如感冒,肠胃疾病特别是急腹症,他教我们的在中脘穴二边打针剂的办法能让疼得满床翻滚的急腹症患者立马安静下来。又如风湿关节疾病,皮肤病,五官方面的疾病,癫痫症,农药中毒和毒蛇毒虫咬伤的解毒也不少。按照任医生的要求,我们要跟踪观察病情,及时准确定量送药,不能搞错,遇到自己不能解决的紧急情况要及时汇报。好在当时医疗条件所限,没有诸多的化验项目,相关药剂的品种也不多,处理起来并不复杂。加上知青都处在身强力壮的时期,一般稍经调理,药品辅助和适当的休息恢复都比较快的。特别提一下休息这点很重要,休息可以快速恢复体能,调动自身的免疫系统来抵抗病魔的侵蚀,因为当时的形势加上个人的热情是很容易超负荷劳动以致损伤身体的,有的还留下了终身的病灶。

遇到反复发作的慢性病或疑难病症,有团部医院来托底,那里有一些经过医学院正规培养的老医生和军医,医用设备也比较先进,任医生联系好后,各连卫生员要护送或安排好病人去团部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

任医生对妇科病也自有一套办法,起先是为劳改农场的服刑人员和留场家属看病积累了不少临床经验,后来为知青服务了,他说政府把知青当个宝,原来一些有点试验性质的办法不能用在知青身上,所以他为女知青诊治十分认真和谨慎。任医生还会助产接生,那时都是留场家属和附近农村的产妇,这活计其实风险是很大的,但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让受益者及其家属感激不尽。

特别值得一提的,他还涉足了中医领域。即他对中草药的开发、研究和利用。他向亲友讨教种植的要领,买来关于种植中草药的书籍。讨要或购买中草药的种子或根茎植株等总共达一百多个品种。这在信息闭塞的当时是多么的不容易啊。更不易的是他在营区的西南角的那一片地里让这些中草药都安了家,每种药材的生长习性都不同,它们居然都能扎下根来,蓬勃生发,相安无事,期间花的心血不知要多少。还有这繁杂的田间管理,松土,浇水,除草,施肥,治虫,还不能乱用农药。任医生的家属汤阿姨自愿担起了田间管理的重担。任医生一有空也往中草药地里跑,我们有时也过去帮些小忙。如每年的秋季,任医生种的白菊花在短短几天里要抢收入库,我们就要过去帮助采收,过蒸汽,晾晒。除了留一部分泡茶,配伍入药,其余就送到大丰的药材收购点,凉干的白菊花也才几毛钱一斤。任医生说,主要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中医治病对这味药有需求。换点钱,任医生也花在买中草药种子或自己还没种、不能种的中草药和自己制作中草药片的工具上。

采摘的中草药,或子或花或茎或根,都要洗净凉干经配伍后研成细粉。所谓配伍实际上就是开处方的意思,一共要用几味,每一味是性寒还是性热性温,药性是相容还是相尅都不能含糊,每种药材在处方的总量中的占比,都不是随意的,都有一定的古方或今方的依据,不能乱来。然后在有粘合作用的药材和一定的湿度下用最原始的工具手工打成片状,便于服用。当时只要看到储药瓶中某种片剂没了,我们也一起帮着打一些备用,这也是力气活,要用力按压才能成形,并且要保证在存储到服用前不会散开。对于加了某些药性较大的中草药的药片,为安全起见,任医生还自己带头试服,也要求我们试服,看看有没不适的反应,就如同要我们先在自己身上试针灸获得真实感觉后才允许我们给战友扎针那样。记得总共开发了十来种自制的中草药片,如感冒片,一般止泻片,治痢疾的止泻片,消炎片,止咳片,喉痛片,关节炎片等,其中因药效显著的关节炎片还受到附近农民的欢迎,而任医生助人为乐,给了中草药片后从不收农民的钱。中草药片剂的制作和使用,缓解了一些西药的紧张状态。发挥了中草药治病的积极作用。

     由于任医生在开发利用中草药方面成绩突出,受到兵团领导的多次表彰,还选派他出席江苏省1975年的农业学大寨会议,到会上介绍先进事迹,还获得了一件珍贵的奖品:一个皮革做的医药箱。

全科医生(建国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全科医生(建国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2015年初冬,我去方强农场展览馆搜集资料,就前去拜会住在场部的已87岁高龄的任医生。虽老领导的记忆偏差已大,但依然精神矍铄,自己外出不用拐杖不要搀扶。他既是一位老医生,更是一位老战士,老革命,老干部。他无比兴奋,滔滔不绝跟我讲他引以自豪的光荣革命历史,并让小女儿拿出一盒子的奖状和奖章给我看。他特别在意一枚系在中间有红线条的黄绶带上的金色的新勋章,并当下就让闺女给他佩挂在胸前,脸上洋溢起自豪的神采。他告诉我,这是不久前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时中央军委发给抗战老兵的纪念章。他非常幸运,四五年初参加革命,也是一位抗战老兵。谈到他的子女,因许多原兵团地方干部的子女近水楼台先得月,都在现农垦系统当干部当公务员,我以为他的子女也会走吃皇粮这条路。出乎意料的是,他们都靠自己闯。他笑着跟我用手指比划着:公务员才拿几个钱?我也不想让他们来沾我的光,让他们自己努力才有出息。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想法有利于子女的自立和自强。他有点神秘地轻声告诉我,现在,他们任家是方强最富有的家庭,他的二个儿子靠承包和经营每年都有百万以上的收入,和以前是不能比啊。怪不得,令人羡慕的公务员的职位和收入在他那里也不值得一提了。看着任医生一副知足的模样,我不禁联想,跟随老毛创立人民共和国的那些老革命老战士的后代,的确有一部分继承了前辈忧国忧民积极进取的精神遗产,但愿他们能继续开创出人民事业的新局面。

全科医生(建国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