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一枚胸牌(学兵文英子图)  

2016-11-06 19:46:28|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枚胸牌              

                                  苏州   左学兵       

整理旧物时,偶然发现一枚胸牌,白色塑料已经发黄,但《方强民兵》四字清晰可见。

胸牌是农场室友王恒立的。他是连云港人,是我的排长,兼二营武装民兵排副排长。他身高力壮,忠厚朴实。我特喜欢这枚胸牌,费尽心计才使这胸牌易主归我。

手持胸牌,思绪万千,仿佛又回到那已经遥远的知青年代。

一枚胸牌(学兵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时光飞逝,岁月似流沙,想当年的风华少年,如今已成花甲老人,特定环境考验了我们的青春,锻炼了我们的意志。在那广阔的天地里留下了我们知青的泪水,汗水和一曲曲动人的歌。

七五年撤销兵团,八月,恢复方强农场。生产任务稍有调整,发展副业增加收入。棉花继续要高产。开河挖渠种水稻,鱼米之乡口号响。各营建立武装民兵,建立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应急队。二营民兵排由八连连长赵士加担任,王恒立任副排长,由机枪班和长枪班组成。配备轻重机枪,可以称得上加强排。那个年代参加武装民兵,摸到真枪是很自豪的。尤其是女民兵,实现梦想背上枪,不爱红装爱武装,更为神气。等到训练,擦枪,特别是打靶,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

参加民兵不但要服从命令听指挥,而且要有奉献精神。有时营里放电影,轮到你站岗,你只能知影名不知影情,而且不会去张望。有时,别人早已进入梦乡,你却还在巡逻值勤,就因为我们是光荣的方强民兵。

一枚胸牌(学兵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七六年汛期,上级要求我们建立防汛应急队。由王恒立排挑选以民兵为主的十名队员。时间紧迫,上午准备,下午出发。

到新海堤外扎营,各人要自带床铺。首先要掀铺拔桩,一会儿,窝头,憨子,尖头,大龙已把铺板木桩搬到宿舍外,不知谁叫了一声“油饼需要帮忙吗”?“马上好了”,我一边回应一边把铺板搬出去,那时我们基本都有绰号,叫顺了,听惯了,倒有一种亲近感,均无恶意。

我还有一段小插曲,现在讲出来也很可笑。当时想,防汛肯定有危险,我的一块春蕾牌手表是否要带去?曾听当地老农讲,三十年前发过一次大水,海潮来势凶猛,竟漫过五六米高的海堤,造成了生命财产损失。后来想,如果真遇大潮,人是那样的渺小,表放着又有何用,还是带在手上,还能为我服务。

牛车装得高高的。薄被蚊帐,换洗衣裤,铺板,树桩,毛竹,芦苇箔,油布,铁丝绳子,还有过日子自己搞饭吃的锅铲碗筷,粮油,蔬菜,水桶水箱。特别是带上冬瓜南瓜印象很深,在烈日下生嚼冬瓜可以润喉,南瓜可以当菜还看中它满肚的籽。牛车出发了,“注意安全”“齐心合力”,赵连长再三叮嘱。

营部到新海堤约十里路再走二三里才到驻扎地。一过新海堤,那才叫辽阔,一望无边,能见地平线,有人工挖的沟和塘。海滩上长满了草,可喂牲口,可搓绳,可当柴禾。滩上有许多土墩,是有意挖的,可以减缓潮速。

到了目的地,立即卸车,王排果断简明分配任务,六人搭棚,让有经验的领头干,先立竖桩,再用毛竹横向扎牢,加斜撑稳定很重要,油布盖顶,四周用芦苇箔围起来当墙以防风雨,做一个芦苇箔子门用铁丝上下牵住可以活动。屋顶又用麻绳加固,一间简易棚完成。这批人接下来就开始打桩支铺板。二人挖灶支锅,淘米烧饭。连当晚瞭望值勤也有安排,要求二位民兵背上半自动步枪武装值勤,遇到险情及时报告,并定下如何最快和营部联系的方案。

几件大事定下,还有一件也很重要:我和憨子负责供水,排长说要是断水就要拿我们是问。附近沟里虽有水,但那是涨潮灌进来的海水,又咸又涩,不能食用。我们用牛车载着大木水箱从新海堤往回赶,边赶边探,快到老海堤时,有一条河比较宽,出发前也听熟悉情况的讲起过这地方的水可以凑乎着喝,加一点明矾最好。尝了一下,微咸,可以用。就在河边停下取水。我俩早有准备,带了大锹扁担和水桶来,先用大锹在河的斜坡上挖出台阶,扁担没派上用场,装满水50来斤的木桶一手一桶,轮流提上来,另一人站车上往椭圆水箱里倒,别看这水箱不大,但可以装许多水,直拎得我俩手腿都发软,终于满了。虽然很累,但有一种完成任务后的成就感。赶牛车回驻地,吹来一阵热风,憨子居然还有劲哼起他很喜欢的“沂蒙小调”,虽不很入调,和着牛车轱辘的有节奏的支支声象音乐里的打拍子一样有那么一点悠闲感,减去不少刚才积累的疲劳。

吃过晚饭,打一会排球,没支网,相互垫球,托球,偶尔扣一个球,没接着,要到老远去拾球。不知谁说,用手搞得都是泥,就出了个歪主意,说还是用脚踢吧,于是索性将个排球当足球来踢了。也没个规则,大家瞎来,嘻嘻哈哈玩得真高兴,王排长说到此打住,大家冲冲澡休息吧,大家端来水,一回儿这球场又变成天然大澡堂,大家赤诚相见,无拘无束,互相秀一把肌肉,除了天见地见,小螃蟹横爬过来看热闹,被我拿用剩的最后一点水冲了翻好几个身。

二天来无风无雨,月半潮汐高潮过去,安全无恙,营里派人来通知撤回。一次有惊无险,很有味的野营结束了。

一枚胸牌(学兵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下面是左学兵的篆刻

一枚胸牌(学兵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