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一件军棉袄 (念祖文英子图)  

2016-11-04 20:35:5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件军棉袄            

                                  苏州  姚念祖  
   
上山下乡那个年代,连女孩都是不爱红装爱武装,别提参军的难度了,平时能穿上一件家人亲戚当兵攒下的真正的军装也会感到无比的自豪。
   
这里有一张老照片,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常州红老梅公园拍的,(常州战友邹德平喜欢这样称呼的,还有白老毛女,以体现常州话的特色)当时我穿的一件就是军棉袄,我家里没当兵的,这件真正的军装是打那里来的,这里就有一个故事。

一件军棉袄 (念祖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因为是插班,我那时的睡床只好安排在紧靠集体宿舍的门边这个最差的位置。初冬的一个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朦胧发现周围似乎跟平时有些不同,定睛看时,才发现搁在床边的一个木箱子不见了。“有小偷”,我喊了起来,同宿舍的战友们明白发生的事情后,有的跑去向连领导汇报,有的估计小偷要的是衣服,也指望箱子里还有点钱 ,这箱子是肯定不会要的,于是就到宿舍的周围去找。果然,不一会就有人来报,那箱子就在环营小河西北角的河边上。我跑过去一看,正是我的存衣箱,锁具搭配自然是被撬开了,箱子里值钱一点新一点的如的卡中山装,羊毛衫,驼毛背心等都偷走了,还留下几件旧的单衣,藏在箱底牛皮纸下的一点钱和粮票自然也不会留下。
   
后来的破案和排查一直没下文。但天冷了,日子还得过。我向家里发电报求援。好心的战友也送来几件厚衣服帮我御寒。连领导对我同样很关心,让我写一个报告盖了连里的章又到团部找有关领导批一下,然后到财务股交了十元钱,才到物资仓库领到了这件军棉袄。这些军用品当时是专供团里几十个军队干部的。可见十分的难得,穿上后自觉增添了军人的神气。

后来我也想过,这个窃贼一定很熟悉我的情况,因为我平时的穿着还是比较讲究的。这要感谢我的父母亲,他们不忍心我在苏北农场吃苦受累,就从物质方面给我一些满足,让我安心在那里经受锻炼,真叫可怜天下父母心,谁知好事却招来一次偷盗之灾。

当时的物质并不丰富,物价按现在的眼光来衡量也是极低的。譬如:这上海产的牛皮皮鞋就十七元七角。白色的的确凉衬衫当时最时髦,十元一件,不算便宜,问题是买不到,我妈这是托了上海的亲戚才买到。毛的的裤子料二十多元一米,加上辅料做工就三十来元。上等的深蓝麦尔登呢做中山装那又是时髦货,一件做好的成衣要七八十元。还有粗细羊毛衫等等,这些我爸妈都帮我赶潮头,就生怕我在外穿得寒酸,低人一头,被人家看不起。这些当时属于时髦的服装的价格要我们每月所得十几元的工资去考虑,几乎是不可能的。我爸妈都是苏纶厂的老职工,每月收入加起来要一百四十多元,可见工人阶级在当时的地位和生活已经很不错了。后来我回城后,我的工资一直没赶上他们,想好好报答他们的心一直是个愿望。有人说我们知青是命不好,我说,时代不同了,是运气不好,但只要生活不断有所改善,我们很容易知足。只希望子孙们能比我们过得好些,开心些。

一场虚惊

    初冬的一个休息日,她交给我一双为我亲手纳的鞋底和棉鞋鞋帮,让我到离营部十几里路的大桥镇去找皮匠绱一下。虽然生怕用去很多休息时间,我不赞成她自己做鞋,现在既然已经完成了大半,再说这鞋是送给我的,意义不一样,我在表扬她会持家过日子后,表示很乐意去完成这个任务。
   
那天下午,我走了半个多小时后,已经可以看到大桥镇上那条街上的房子了。这时,有一辆减速的卡车在接近我时,车上的人直呼我的大名,原来是我曾呆过的团部加工连的同事,听说我去大桥,可以捎我一段路,就上了车。得知他们是去大丰拉货,我突然萌发顺便跟车去趟大丰看望插队的同学的想法。反正最近田里没什么活可干,绱鞋的事嘛回来再说,不急。
    
一个多小时后,我随车来到了大丰县城,这里比小镇热闹多了,街道很宽,商店也不少。看看时间好像不早了,提醒自己不能逛街了。我根据上次来的记忆,离开大街往农村的方向走去,天快黑时,终于来到同学的住地。这是一座三开间平房,二间住人,一间烧饭。
    
敲门没回应,看样子同学出去了,邻居看我站在那等候,得知事先又没讲好,说一时半会不会回来,就主动领我去他家坐坐等候。告诉我二个知青已经回去了一个,现在只有我同学一人还在这里。正是吃晚饭时间,这家人的饭很简单,白菜玉米糊放点盐,当饭又当菜,帮我也盛了一大碗。折腾一下午,这才觉得饥肠辘辘,加上人家好意,就接受了这难以下咽的晚饭。
    
同学还没回来,也许这邻居要睡觉了,也许对我不放心,因为我这同学脾气不好,不善于与人相处,又不大安分守己的,人以群分嘛,可能这好心人把我也想成这号人啦,所以这邻居傍晚跟我说在他家里等候的话变卦了,一面说对不起,一面让我到同学住房边上的托儿所去等。
    
我说没事,道谢并告辞后,趁着时隐时现的月光摸到托儿所,门没上锁,一推就进去了,里面漆黑一团,一摸口袋还有几根火柴,正好用来照明,看见一边有几个小孩睡觉的小木床,我找了个凳子坐下来,点起一支烟打发时间。约莫等了近二个小时,同学还没回来,火柴已用完。黑暗倒没什么,这时觉得越来越冷,浑身直打颤,想到小孩床上也许有小被子,摸黑过去还真找到二块,顾不得小棉被上直冲鼻孔的屎尿骚臭气味,赶紧往身上盖。得到少许温暖后,竟昏昏沉沉睡上了。
    
一阵声响加上推推搡搡把我搞醒,原来同学回来了,那邻居其实并没早睡,他很负责地在等我同学的脚步声。当同学找到我时,我已冻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他搀扶我站起来时关心地说,你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啦。我说,是啊,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今天晚上要冻死在这里啦。
    
我同学赶忙烧水让我洗脸洗脚温暖身体,又烧了汤山芋给我吃,增加热量。睡到床上,由于我前面已小睡了会,就滔滔不绝地跟他讲兵团里的事,没了睡意。开始还听到他的应答声,后来开始打呼噜了,我想他累了,明天再聊吧。第二天上午,他陪我去看另一位同学。中午一起在县城小饭馆吃了饭,就送我到汽车站。
    
我这边在自找苦吃,那边急坏了家里人。办一件小事,当天没回来,第二天到了中午还没一点消息,因当时通讯又很落后,到邮局打个长途电话也不是一件省力的事。连里已经设想了几种可能,打算再等半天,如果还是没有音信就要报警了。
   
就在这时,我回到了家。真不好意思,给大家制造了一场虚惊。
一件军棉袄 (念祖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