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铁驳船往事(秋霞文英子图)  

2016-11-02 13:34:01|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驳船往事              

                                           苏州  刘秋霞  

再次漫步在苏州胥江河边的枣市街上,这里已一改当年逢雨季河水漫进沿河人家的低洼地面貌,岸边的旧民房焕然一新成了别墅建筑群,小石子路已改铺成平坦的水泥路面,岸边庭院式的绿化带把枣市街点缀的幽静典雅。故地重游感慨万千,回想起四十五年前,我们这些当年的学生娃就是从这里登船开启人生的旅程,恍如隔世,又仿佛在眼前。

那是一九七零年二月十七日的下午,午后的太阳照在人身上暖融融的,从家里步行到胥门船码头身上还微微出汗,当我到达上船地点时,河岸上已人头攒动,有自己的同学,也有其他学校的学生以及前来送行的亲友们。岸边插着彩旗,高音喇叭里轮番播放着毛主席语录和革命歌曲;岸上人声鼎沸此起彼伏;河边停靠着一排由八九条铁驳船组成的船队,每条驳船上都伸出一块长长的跳板,这就是我们要乘坐去兵团的包船。

铁驳船往事(秋霞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一条驳船大约可以乘坐六七十人,船舱简单的分割成前后两个舱,男女同学分乘一个舱,舱底铺着芦席和稻草,我们各自找了一块草垫放置随身行李,就是路上的干粮和御寒的棉大衣。头顶上有几块长木板横架在船舱的两舷,木板上盖着大油布,还码放着我们的箱笼铺盖,船舱的出口处斜搁着一张木梯,是上下船舱的通道,船尾甲板上用芦席围起一个小窝棚,里面放个粪桶,就是船上的卫生间,上这样的卫生间进去前都要喊一声“有人吗”,否则会遭遇非常的尴尬。

一声汽笛向,船即将要开了,我们都站在甲板上挥手告别亲人们,我在人群中找不到前来送行的父亲,正疑惑时,只见父亲气喘吁吁的跑来,手中捧着一包纸袋包着的东西,原来父亲乘我上船间隙赶去买了几只梨,等他赶到岸边时,船老大已经抽掉了上船的跳板,这时船老大高声喊:“你抛过来”,我父亲站在岸上将梨一只一只抛向船上,船老大一只只接住。四十多年来,抛梨这一幕情景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中,这几只梨是我生命中吃到的最甘甜的梨。

再次几声汽笛响,船队开始缓缓启动,顿时船上、岸上同时响起了告别声、哭喊声浪。船队沿着胥江河向前驶去,岸上送行的人群沿着河岸追着船队前行,船越开越快,岸上的人影越来越小,直至看不见,大家站在甲板上都不说话。当船队驶出苏州城进入运河航行时,已接近傍晚时分,同学们都陆续回到船舱里,大家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起来、调侃着、憧憬着未来美好的兵团生活,全然没有了刚才离别时的伤感情绪。肚子也开始感到饥辘辘,各自拿出干粮吃起了晚饭。在船舱昏暗的灯光下,实在无事可做,气温也开始下降,同学们裹着棉大衣,相互依偎着进入梦乡。

第二天,船队已航行在长江上,大家又都聚集到甲板上欣赏长江的雄姿,万里长江真是辽阔无比,只见浑浊的江水翻滚,水流湍急,水天相连,望不到边,船队在长江上航行显得如此渺小,船也开始有点晃动,天气变了,阴沉沉得,江风把人吹得直打颤,同学们只得纷纷回到舱底。漫长的旅途实在无聊,只能是打打扑克,聊聊天,吃吃睡睡,实在闷了再到甲板上吹吹冷风,反复折腾总算又熬过一天,天黑后又早早睡了。睡梦中一声“漏水了”把大家惊醒,睡眼朦胧看见舱顶的油布接缝处正往下淌水,有的同学已睡在积水处,赶快叫来了船老大,船老大告诉大家外面下雪了,积雪把油布压塌,雪水顺着接缝往船舱里淌,船老大很麻利的处理好顶棚油布,帮助清理掉舱内积水,一切又恢复平静。当船队进入苏北运河段,两岸景物与苏南差别甚大,天上飘着雪花,岸边都是低矮的草房,放眼望去,草房是灰蒙蒙的,地是灰蒙蒙的,天也是灰蒙蒙的,看不到一丝绿意,此情此景,我们的心情也开始沉甸甸的。

第三天午后,船队在江苏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五团团部码头靠岸,天上依然下着雪,同学们提着行李小心翼翼地通过跳板走上岸。此时,突然传来一声“欢迎新战友!”,循声望去一辆马车疾驶而至,马车上站着一个小伙子,手中拿着马鞭子,头戴棉军帽,两个帽耳展开着一晃一晃的,身上穿件中式棉袄,腰间系了根绳子,脚上穿着带芦花的草鞋,感觉一副很滑稽的样子,刚才那一嗓子就是他喊的。后来知道他是被派来给我们驮运行李的赶马车知青。我猛然一惊,通过三天两夜的水上航行,此时此刻,我们的身份就从“同学们”转换成“战友们”了。

铁驳船往事(秋霞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农场知青每年春节前都要集体回城探亲,由于当时的交通不便以及运力不足,农场到苏州没有直达车船,途中要从农场经盐城转船,再到无锡或镇江转火车,如果转途不能及时买到车票,还要在车站码头熬时间,而且提着行李上下车相当麻烦,就是这样转着走,三百多公里路程也要走上两天一夜。我们还是每年乘坐同样的包船回家,虽然时间长一点,却比较方便,从团部码头上船可以直达苏州,只是后来的上下船码头换到了南门。

铁驳船通常是用来装运货物的,我们每年都乘这样的船往返,有时想想不免委屈,但在航道上我们受到了“优先通过”的礼遇,也让我们颇感欣慰。记得有一次,我们的船队快到江阴时刮起大风,船队只能停泊等待,我们的船队停泊在后面,等大风警报撤销后,按理也是依次排队过闸渡江,但是我们的船老大用扩音喇叭高声向前面的船工们喊话:“我们这里船上装的是知青那,请让一下”,结果前面的货船和小船纷纷往边上靠,让我们先通过,船老大也很有礼貌,在超过其他船和船队时,还连声道“谢谢!谢谢!”。说明当时的社会风气良好,船民们民风淳朴,对知青也是比较关心和重视的。

每次乘坐包船时总会有些趣闻发生,记得有一年我们坐包船回家过春节,不少知青带了活鸡。把鸡的双腿扎好后,有的放在旧的旅行包內,有的装在线编的网袋里,也有的用麻绳穿过鸡的双腿把鸡们系在一起。船老大关照将鸡集中放在船舱顶部的油布上,不准放到船舱里去。傍晚时分,当船驶进浒墅关那段比较窄的运河时,鸡堆里发生了骚动,因为雄鸡好斗,经常会这样,大家并不在意。但是当一只智慧的雄鸡不知用什么方法已经挣脱了束缚,抖了抖翅膀站立了起来。有人喊:“谁的鸡要逃走了”,听见喊声几位鸡主急急忙忙从船舱登梯到甲板上。这时,那鸡还在原地左顾右盼,警惕地审视着自己的处境,当甲板上有一位鸡主向鸡靠拢时,聪明勇敢的鸡感到了威胁,它当机立断作下蹲后奋力煽动双翅不顾落水的危险径直朝岸上飞去,有人幸灾乐祸“快来看飞鸡呀”。这一喊也提醒了岸边看热闹的人,有的开始作好准备,等着天上掉馅饼,勇敢的鸡啊,挣脱了船上的束缚,仍逃不脱掉进岸上得主家汤锅的命运。但鸡的主倒也善良,他默默念道:“鸡啊,我可是放你生啦!”这真是狗急跳墙鸡急学鸟飞啦!从船上飞到岸上的距离起码十五六米,船在往前开,我们转身一直看到那鸡越过岸边的人群后才落地。可见那鸡象大鸟一样雄健的飞姿,展现了当年原生态放养鸡的实力。

    乘着铁驳船离开家乡,每年又乘着坐铁驳船往返家乡与农场的情形太深刻了。铁驳船条件虽然简陋,却装载过我们期盼回家的的喜悦,也装载过我们青春年少时的迷茫,我们也和铁驳船结下了不解之缘,每次看到运河中航行的铁驳船队,不免会想起自己乘坐铁驳船的往事。现如今经济飞速发展,城市建设翻天覆地,高速公路四通八达,长江上一座座飞架南北的大桥,都是过江的快捷路径,驱车只需四五个小时就能到达目的地。当年知青们乘坐铁驳船的情景已一去不复返,谨以此段文字记录我们曾经的经历。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