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enying

幸福就在我们的生活中

 
 
 

日志

 
 

兵团年味(秋霞文英子图)  

2016-11-02 13:20:29|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兵团年味                

                                           苏州  刘秋霞   

每年临近春节,兵团知青一年一度的探亲大潮即将开始,一个个归心似箭的战友们早早的就开始做起回家过年的准备,用平时从每月十五元生活费中节省下来的一点点积攒去置办年货,有的去附近农村买花生豆类家禽等农家土产,有的赶往海产品市场买海鱼虾干,有的女知青还准备了闲暇时为家人做的鞋子和手工编织的毛衣…,大家忙忙碌碌的准备行李,鼓鼓的行囊里满满的装着儿女们对父母的浓浓孝心。兵团领导们也紧锣密鼓的联系车队船队,层层召开返城探亲工作会议,部署有关探亲的纪律制度,出发和返回时间,集体乘车登船的地点等等,各个营连都要安排连级带队干部,要把每个回城探亲知青安全送达目的地,准时接回兵团抓革命促生产。

有一年,我和战友们一起留守在兵团过春节,待大批知青启程探亲去了,连里就留下了二三十人看家,营区没有了往日的喧嚣,显得冷冷清清的,老虎灶打水食堂打饭都不用排队了,早上不吹起床号,出工不像原来那样认真了,就在营区周边做点杂活,也没有规定的工作任务,感觉像农村歇年了,春节期间全部放假。

兵团年味(秋霞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本图片来自网络)        
    在那个政治氛围浓重的年代,过春节的形式是革命化的,程序先从忆苦思甜开始,年三十晚上全营的留守人员在大礼堂开忆苦思甜会,会议结束后到食堂吃忆苦饭,忆苦饭是杂粮菜叶煮成,味道想象而知。我们平时的伙食就缺油少荤,又都是干体力活,能量消耗大,肚子经常唱空城计,想起我们班有个战友说过“只要让我吃饱肚子就不想家”,可见我们那时的生活质量仅处于“马斯洛需要论”的最底层。过年了都盼着能美美的大快朵颐一顿,想想年三十晚上回家的战友们正和家人欢欢喜喜的吃着团圆饭,而我们在这里吃忆苦饭不免有些伤感,吃过忆苦饭,肚子还是饥辘辘的,回到宿舍里每个人都在箱子里找寻家里带来或父母寄来的能充饥的食品,与战友们一起分享。每个宿舍也只有三四个人,那时没有电视,没有娱乐活动,也没有鞭炮,营区四周黑漆漆,除夕晚上显得格外寂寞无聊,无处可去,我们几个在宿舍里聊聊自己家乡过年的有趣事,打着扑克开始了除夕守岁。

连队通知年初一中午有聚餐, 大家都期待着这顿大餐的到来。初一的上午我们早就开始行动,把准备中午盛菜用的洗脸盆一个个洗的干干净净,把宿舍里进门左侧第一个铺位上的被子掀掉,把铺板擦干净,准备中午当餐桌用。到开饭时间按照分好的小组,一人端一个脸盆去食堂打菜,菜自然有荤有素,记得一共有五六个菜,五六个脸盆放在我们的“聚餐桌”上好丰盛啊,尽管每样菜仅铺满了脸盆底面,自来到兵团还是第一次在一餐饭上看见这么多菜,不管菜品和厨艺如何,对于我们来说都是美味佳肴,看到这些菜食欲大开,把除夕晚上吃忆苦饭的不快感已抛在脑后,大家的脸上绽开了笑容,围坐在铺板周围,有说有笑风卷残云,一会儿个个脸盆底朝天,总算吃了一顿有油水的饱饭。连里又给每人发了点炒花生,下午有的战友去其他连队探望同学,有的在宿舍里边吃花生边打扑克,有的看看书,实在无事可做的干脆睡觉,苦中作乐,却也乐在其中。

又有消息传来,苏州市文工团要到三师十五团来慰问演出,还有放映队一同前往,我们得到了这个消息,真是兴奋异常,高兴的是苏州市的父母官没有忘记我们,家乡的父老乡亲还惦记着我们。看演出那天是在晚上六点钟,下午太阳还很高,我和战友们就相约朝团部赶去,步行一个多小时,到达团部礼堂时,礼堂里已经人头济济,仅剩最后两排还有几个位子。等到演出开始了,坐在后面的位子上根本看不见,就只能站在椅子上,文艺演出节目有舞蹈白毛女、革命样板戏片段,还有一些歌舞和舞台剧等,节目很精彩,在兵团能看到这样高水平的文艺节目,真是一场视觉盛宴和美的享受,在椅子上站了几个小时,腿站麻了也没有怨言。文艺节目演出结束后接着看电影,电影是在露天放映,都是当时比较经典的电影,有国产片、朝鲜片、阿尔巴尼亚片,片名已记不清了,记得那次连续放了六部片子,虽然有的已经看过多遍,但我们依然是看的那么专注,电影一直放映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多钟。冬天的晚上在露天站了那么长时间,身上沾满了寒霜,腿已经站的又麻又涨,眼睛看的发痛,但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感觉这一天有点过年的味道。

春节放假期间,炊事班战友也要休息,食堂停伙,我们的吃饭成了问题,解决的办法是自己动手包饺子。食堂把预先准备好的饺子馅和面粉发给每个人,可是苏南的知青一般都不会包饺子,把原材料领回来后就犯难了,不会包饺子的只能将饺子馅放点水在自带的煤油炉上煮成汤,把面粉调成糊糊下到汤里做面疙瘩吃,可连续几顿吃这样的疙瘩汤太倒胃口了。我想我们也应该入乡随俗学学包饺子,于是我就向会包饺子的战友请教,学习包饺子,战友们手把手的教我,从和面开始,如何揉面,如何擀饺子皮,如何包出既好看下水又不散的饺子,也就在那年春节我学会了包饺子,直到现在还能偶然发挥一下。

    过了年初三,兵团过年的热闹劲就渐渐降温,那时没有黄金周,过年的假期就是国假三天,到初五就该出工了,那时我们就数着日子盼着探亲的战友回来,他们回来就该轮到我和战友们回家探亲了,此时我们又成了一个个归心似箭的期盼者。

兵团年味(秋霞文英子图) - 英子 - zhaozhenying

          在几十年的人生旅途中,春节年年过,感受了各种各样的过年习俗。现如今经济富裕了,过年的物质越来越丰盛,不知怎么的年味却越来越淡了。但每次想起那一年在兵团过春节,那特殊的过年形式,是难以忘怀的一段往事,在岁月流转的风雨人生中,体会了苦辣酸甜,感悟了淡看人生的豁达情怀,回首当年兵团生活的不堪往事,已是“世间多少事,俱付笑谈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